• <tr id='0coIS'><strong id='0coIS'></strong><small id='0coIS'></small><button id='0coIS'></button><li id='0coIS'><noscript id='0coIS'><big id='0coIS'></big><dt id='0coIS'></dt></noscript></li></tr><ol id='0coIS'><option id='0coIS'><table id='0coIS'><blockquote id='0coIS'><tbody id='0coI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coIS'></u><kbd id='0coIS'><kbd id='0coIS'></kbd></kbd>

    <code id='0coIS'><strong id='0coIS'></strong></code>

    <fieldset id='0coIS'></fieldset>
          <span id='0coIS'></span>

              <ins id='0coIS'></ins>
              <acronym id='0coIS'><em id='0coIS'></em><td id='0coIS'><div id='0coIS'></div></td></acronym><address id='0coIS'><big id='0coIS'><big id='0coIS'></big><legend id='0coIS'></legend></big></address>

              <i id='0coIS'><div id='0coIS'><ins id='0coIS'></ins></div></i>
              <i id='0coIS'></i>
            1. <dl id='0coIS'></dl>
              1. <blockquote id='0coIS'><q id='0coIS'><noscript id='0coIS'></noscript><dt id='0coI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0coIS'><i id='0coIS'></i>

                浙江股票網

                搜索

                斯蒂格利茨:經濟學面臨的挑戰和未來走向

                2019-10-10 00:03:01| 作者:新浪財經 | 來源:sina.cn | 欄目:個股點睛|

                摘要: 斯蒂格利茨:經濟學面臨的挑戰和未來走向(中國經濟學70年演進與發展學術研討會專題 )來源: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斯蒂格利茨,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校級教授,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名譽教授。以下為其在2019年3月23日“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新)成立大會暨中國經濟學70年演進與發展學術研討會”上的主旨演講整理而成,轉載請注明出處。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大家好!非常高興來 ...

                斯蒂格利茨:經濟學面臨的挑戰和未來走向(中國經濟學70年演進與發展學術研討會專題 )

                來源: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

                斯蒂格利茨,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校級教授,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名譽教授。以下為其在2019年3月23日“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新)成立大會暨中國經濟學70年演進與發展學術研討會”上的主旨演講整理而成,轉載請注明出處。

                大家好!

                非常高興來到這里,一起來慶祝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新)的成立。大家要我談一談經濟學當前面臨的挑戰和未來走向。

                我認為現在對于中國來說,是一個非常令人興奮的時刻——轉型時期。中國比很多的國家都更成功,特別是看一下40年前中國實行改革開放,這40年的成就無與倫比。我們不太了解原因,所以我們一直在研究中國為什么這么成功。這實際上也能夠幫助我們解決經濟學家對于將來研究的很多問題。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很多國家實際上也想走中國的這條道路,希望像中國一樣成功。我們看到中國成功地讓幾億人脫貧,而在非洲,還有幾億人仍處在貧困之中,他們希望了解,如何才能脫貧,他們能從中國這里學到什么樣的經驗教訓,以及有哪些經濟學的原理可以使用。

                首先我想講的就是經濟學最基本的問題。其實,要去理解個體的行為,最重要的是看集體的行為會怎樣產生服務和商品,并且在這個過程中怎樣去滿足社會以及個體的需求。這是一個抽象的問題,同時也是最根本的問題,我們的理解當中會思考到經濟和社會的運作,很多時候可以把它比作科學上的一些進步的方式,但是對于這種問題的理解將會更加復雜。經濟學本身就是一門社會科學,我還想強調一下社會科學和具體理科科學的區別。它們最基本的一個區別在于,與其他科學相比,我們對于物理的了解不會改變原子的活動方式,無論我們了不了解原子怎么運動,它都是那樣運動的。但是,在經濟學當中,如果我們不了解大家的行為模式,或者不了解社會互動是怎么樣開展的,不知道好的經濟、好的社會應該由什么構成,這就會對社會和經濟本身帶來影響,也會影響人們的行為,進而就會影響我們研究個體的行為和表現。其實,我們對經濟的理解反過來會對經濟造成影響,有時候我們稱之為一種反饋,這種自我反饋就使得它更加復雜。但是這一點也決定了我們了解清楚經濟學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對經濟有誤解就會對政策帶來錯誤的導向,制造錯誤的規則,進而誤導我們經濟和社會的一些行為。回頭給大家舉幾個例子。

                第二,社會科學跟自然科學之間的區別在于,總體上來講,自然科學領域動機在觀點形成的過程中是不起作用的。比方說,理論的倡導并不是因為可以獲得任何的名或利,或者是經濟上的好處。一個世紀以前,探討相對論跟任何經濟收益沒有關系,但是現在比較流行的一些經濟模型對于社會的某些部分有經濟利益,所以整個經濟領域就會倡導在某個經濟領域所適用的原則。比方說,有些人倡導減少政府的管制,認為減少管制是經濟活動最佳的一個運行方式。倡導這些方式有時候并不是因為這些方式真的就是最好的,或者是經濟學證明最有效的,而是因為倡導減少政府管制對某些領域是有實際經濟利益的,這就像一種互動。經濟學家會去討論動機的重要性,但是經濟學家本身也會受動機影響,他們也會有自己的個人動機。所以經濟學家去倡導某一種特殊的觀點、某一個特殊的理論,都是有原因的。這一點也有非常重要的警示,我們需要時刻保持一種懷疑或者質疑的態度。在面對經濟學的時候,這種態度非常重要。因為動機可能會成為對經濟學家的一種誘惑,將會使得情況更加復雜。

                另外,我還想講一下社會科學領域的進步對于整個社會的進步有什么樣的好處。250年前,全世界的生活標準都很低;50年前,中國的生活水平是比較低的。幾個世紀以前,幾百年前,生活水平甚至更低。我們有數據,盡管數據的質量可能不是特別高,但是數據本身還是可以表現一些東西。比方說2000多年前人們的生活水平是什么樣的。800年前的生活水平,我們就已經有非常高質量的數據來表現了。像在英國,大家特別喜歡做記錄,我們就有了很多例如800年前的工資是多少這種數據的記錄。我們也能看到,直到18世紀50年代左右,工資都沒有任何變化,人均收入沒有任何提高。托馬斯講過,一旦工資上漲,就會出現人口上漲,工資就會下降。但是,成百上千年來,工資一直都是停滯的,之后在那一段時間就突然出現了生活水平的上漲,而且是快速的上漲。首先在西歐、北美,最終波及了全世界。問題在于那段時間發生了什么,之前明明一直都是停滯的,為什么突然間人們的生活條件就改善了。這個答案就在于當時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時機,我們稱之為啟蒙運動,也就是思維方式的轉變,大家對于改變的可能性抱有了一種不同的看法。

                與此相關,有兩個重大的進步——第一是科學研究方法的改變。我們那時有了方法論,對于怎么樣研究宇宙有了一套方法,發現宇宙并不是來自于神的啟示,作為人類可以了解自然的本質;第二點,在于我們更好地明白了怎么樣在社會組織當中集體地工作。過去,社會組織都是由一個機關或者一個人來獨裁領導,但是后來,我們開始改變了這種運作方式,于是社會組織開始回答怎樣自我運作的問題,社會的組織由此變成了一個研究的對象。隨著它成為研究的對象,我們就開始越來越多地了解到有哪些因素在促進著個體之間的合作,我們也發現只有通過合作才能夠獲得我們需要的成功。我們了解到法制,了解到各種不同機構權利平衡的重要性,還有很多不同的社會制度。人們最早只是處在耕作的時代,其實并不需要一個比較復雜的社會。但是隨著社會不斷城鎮化,它會使得集體合作越來越重要,大家就必須要想清楚這個復雜的組織應該怎么樣運作。同時技術帶來了巨大的變化,科學也在不斷演進,所以社會余下的部分都要跟得上這種演進,并且反復不斷地進行自我更迭。但情況并不是一帆風順,科技的進步,尤其是在工業革命時期,使得人們花了很長時間才能夠真正改變自己的生活水平。如果大家讀十九世紀中期諸如狄更斯的一些小說,你們就會發現工業革命最開始使很多人的生活水平下降——城市非常骯臟,人也很多,非常擁擠,人均壽命也降低了,這并不是非常美麗的一幅畫面。但是后來我們了解到了社會的組織方式,我們也知道應該怎么樣確保這種繁榮可以讓大家共享。到了20世紀我們又創造了美國、歐洲這樣的發達的國家,這些國家建立了中產階級社會。中產階級的社會中,人們開始獲得完全的就業,拿到體面的工資,退休之后老有所養,人均壽命也在不斷延長,所以生活才有了最根本的改變。而歷史的車輪是不會停下的,差不多到了20世紀80年代,有很多我們已經取得的進步開始一點一點消亡了。曾經40年代到80年代的快速增長,到了80年代就開始放緩了,而且出現的增長也并沒有被大家共同分享,所以在過去的40年當中,社會最下層的90%的人都并沒有跟得上這種增長。如果按照通貨膨脹來計算,今天的工資水平跟60年前是一樣的。中國人可能沒有辦法想象現在跟60年前掙一樣的工資是什么樣的生活,可能都無法相信。但這就是美國今天所面臨的狀況,在一個全職工作的男性身上,收入的中位數跟42年前的是一樣的。

                話說回來,在中國經歷這么大的變革之前也可能經歷這樣的情況。到底是什么導致了這樣的變革,美國社會又為什么出現了這樣的停滯。原因其實就是繁榮并沒有得到分享。增長是有的,但是并沒有觸及到公民的多數。這也是政治體系帶來的一種失敗,同時也是經濟體系帶來的失敗。

                因此,我們要更多地思考。四十年前人們有了一系列的想法,很多政策制定者接受了這樣一種想法——新自由主義,因為當時有非常特殊的一些情形。但是我們現在證實這些想法是錯誤的。產生知識和人們了解知識之間有一個非常大的距離,這就是戲劇化的地方,因為我們了解到了很多的局限性。當時不管是在美國還是英國,我們提到的這個市場是沒有約束的市場,而且那個時候沒有意識到市場有很多的局限性,所以非常有意思,當時我們還提到了改革的問題,提到了整個勞動力市場的改革。在這些改革之后,我們看到整個市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這些變化之后,我們看到了不穩定性的出現——在2008年的時候,大家都記得那是我們在1929大蕭條之后最嚴重的一次經濟危機。這時,新自由主義,提出沒有約束的市場,以及讓市場起主導作用,這些都有問題。大家記得20世紀80年代的柏林墻倒塌事件,俄羅斯也出現了一系列動蕩,因為當時前蘇聯以及歐洲的很多地區開始轉型成為市場經濟體。

                回頭看一下中國的轉型,也是非常特殊的轉型。中國轉型成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概十多年前中國開始了這樣的轉型。我們又看到俄羅斯以及東歐和中歐開始轉型的時候,他們并沒有看向中國,他們看向的是新自由主義的一些思潮,他們向IMF以及世界銀行尋求一些建議,他們得到的建議實際上是以一些錯誤的想法為基礎的,而且有“市場不受約束”這樣的誤導的想法。他們又得到了一個休克療法這樣一種經濟學的理論。結果是什么樣?我們看到這些國家,他們并沒有增長,他們處于經濟蕭條的情況。特別是在俄羅斯,GDP降低了三分之一,這可能和人們想的完全不一樣——他們說中央的集權、中央的計劃是無效的,共產主義是不奏效的等等。他們提到當時俄羅斯的整個經濟組織低效,如果能夠把它變成市場化的經濟,就會看到GDP快速地增長,而且這樣的增長會使所有的人獲益,這是人們的想法。但是我們看到并不是GDP的增長,也沒有使所有人獲益。我們看到了經濟的蕭條,不僅俄羅斯GDP降低了三分之一,而且人的壽命實際上一直在縮短。我們從世界銀行中得到一些數據,有一些是關于GDP如何下降的,這個下降的幅度太大了。我們就想,可能世界銀行的數據錯了,或許人口的數據會給我們一個不同的答案。而壽命降低了兩年的時間,這么短的時間內,降速非常驚人。這個情況下,大家認為體系不奏效,對體系不相信,而且很多人酗酒,也有人自殺了。我們看到這些驚人的社會現象,所有的失敗,實際上和人們對于增長的預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和中國的快速增長也形成了鮮明的對照。人們經歷的失敗,或者國家的不穩定,特別是西方社會的不穩定,包括俄羅斯的轉型,和其他國家的成功,讓我們重新審視我們的一些經濟學理論,讓我們從相反的方向去詮釋經濟學的理論。

                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應該從經濟學的方式解釋市場有局限性,在經濟學中最重要的一個觀點是亞當·斯密的一個想法和理論——人們都在追逐自己的利益,這是社會的一個不可避免的特點,即逐利性。經濟學家花了很長時間才意識到亞當·斯密的理論是什么,證明他的想法理論是不是正確的。我們看到阿羅和德布魯在20世紀50年代的時候寫了一篇論文來證明亞當·斯密的理論是正確的,他們因此獲得了諾貝爾獎。他的前提條件不能滿足,有非常大的局限性和局限領域。我們用70年的時間了解到,市場的有效性有局限性,穩定性也有局限性,而且我們需要對市場有一些引導。我們同時也了解到金融市場的風險性,我們看到過去二十年金融市場以及金融經濟學方面的一些進展情況,還有數學、網絡的理論,這實際上讓我們看到了各個國家的金融市場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我也看到一本新的書,一種制度如果失效,會使所有的世界金融體系失效。但是銀行并沒有注意這方面的研究,而且世界銀行讓整個體系結構越來越復雜。我們看到雷曼兄弟的垮臺使整個世界的金融體系崩潰,這個情況下,各個國家的政府才介入。新自由主義有一些基本經濟學理論,這樣的理論在經濟信息學方面得到了一些發展,可以給我們解釋公司的治理。實際上,我們做決策的時候經常會有錯誤的行為,所以我們看一下所有權以及行為,有時候我們只考慮到所有者的利益,但是這時候的逐利性使我們忽視了社會如何從中分享,我們并沒有使社會效益最大化。為什么會發生這一點呢?我們看到當時雷曼兄弟倡導股東權益最大化,而很多的法律法規中也提到很多經濟學家推動改變了整個的法律框架,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經濟理論。但是這種想法變成政策需要很長時間,現在我們才了解到,股東利益最大化會帶來非常大的風險,有時候它并沒有反映社會利益的最大化。我之前也提到了信息的重要性,就是信息對稱性的重要性。信息不對稱會帶來非常大的風險,因為有的人可能信息是不一樣的,這會影響整個市場的運轉。這里我還想強調一點,我之前和另外一個作者寫到一篇文章,里面有斯密提到的“無形的手”。實際上“無形的手”根本不存在,我們會看到市場在逐漸完善,有時候沒有很好的信息,我們沒有競爭,這并不會促進經濟的有效性。出現信息不對稱的時候,最大的風險是什么呢?這里面風險就是剝削和壟斷,因為有一些信息,可能會輔助公司去幫助其他的人,進而能夠獲得巨大的利益。有一本非常好的書,喬治·斯蒂格勒寫的,這個作者也得到了諾貝爾獎。他在書里面指出,實際上有很多公司到處尋找他們所能夠利用的一些傻的人,這樣的體系很典型,特別是美國利用傻子來獲取他們自己想要的利益。書中強調的是,當時新自由主義已經成為了很多人都接受的一種理論,他指出這是一個誤導的理論,沒有完全自由的市場。我們希望市場有均衡,而且在民間社會和國家市場都有非常好的均衡,如何來實現均衡是我們的目標,而且實現市場極點之間的平衡也是政策制定者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目標。我們想成為經濟學家,好的一點就是經濟學家和物理學家不一樣。你第一次發現重力,不可能第二次再發現,而經濟體系時刻都在變化,對經濟學家來說,總是有一些新的理論要研究,所以這是經濟學家值得慶幸的一點。

                看一下國家及社會如何來實現均衡。這樣的均衡是一種動態的均衡,所以總是有一些新的工具、新的方法能夠幫助經濟學家來實現這三者之間的平衡。現在看一下哪些新的重要的工具能幫助我們實現三者之間的均衡,可能40年前發現的工具,能夠幫助經濟學家更好地研究均衡的問題。這里面有一個信息經濟學是非常重要的工具,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理論。從歷史上來說,經濟學家們非常注重競爭的作用,每個人的勢力都很小,可能每個人在市場中都沒有什么特權,而我們知道,在真實的世界中并不是這樣的,在很多市場上都有一個占主導地位的勢力,并不是每個人的勢力都很小。特別是在美國市場上,不管在金融市場還是商品市場,我們都能看到非常多的市場主體,所有市場上都有一個非常強勢的公司或者個人,他們起著主導的作用。

                第三個非常重要的一點,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理論、非常重要的發明。我們看到,人類如何合作的模型非常重要。經典的經濟學模型是基于完全理性的行為主體跟完美的信息獲取的結合來建立的,但實際上,人們在初生的時候都會有一些自己的傾向,每個人在自己的生命當中要做什么樣的選擇其實都是不一樣的。如果說古典經濟學的這些前提都成立,反倒世界就沒意思了,社會的運作就會非常單一。如果我們針對個體的假定都是錯誤的,那么在此基礎上建立起來的關于個體之間互動的假定就更是錯誤的了。所以,實際上,行為經濟學最關鍵的就是要去不斷開發多樣的模型,而且很多時候我們不能找到一個統一的答案。諾貝爾獎經濟學家也已經講到過,行為經濟學有兩大優點,首先就是與心理學相關,人在做決定的時候認知能力有限,并非完全理性,所以我們要了解人們的行為會有什么樣的模式,到底是什么樣的理念在支配著人們的決策;另外還有一個優點,來自于社會以及文化背景的優勢,會強調我們的傾向會不斷地變化,我們從生下來,心中所有的傾向都會不斷地變化,會受到社會上互動的影響,也就是說我們是社會動物。傳統的經濟學其實并不太考慮社會——它不算是社會科學,因為它把人們都看作是孤立的個體,好像是魯賓遜在荒島上生活一樣,但是實際上沒有人是這樣,甚至說魯賓遜都不是一個人,他雖然不能形成一個社會,但是最終也要回歸社會。所以我們即便是看到魯賓遜所在的地方,他也不是一個人,還有他的“星期五”,他們之間還是有一種權利關系,這種關系又是在描述作者當時所在的英國社會。過去的古典經濟學遇到了瓶頸,我想提的是,博弈論行為經濟學不光是針對經濟學的新理解,還有一些新的工具,使用這些工具可以回答一些更重要的問題。

                這里我還想解釋一下幾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經濟學家和社會科學家都必須要解釋這幾個問題。首先我想講一下,氣候變化是對全球的一項巨大挑戰,也是一個巨大的可能導致市場失靈的外部因素,我們必須要利用其他的外部因素解決這個問題,但是這個方案必須有政府的努力。氣候變化甚至可以說是現在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可能會導致未來的市場失靈。然而,這個問題也正是市場創造出來的,市場只是創造了這種問題但是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

                第二個問題也是社會今天面臨的問題,不平等。我們之前描述了遍布全世界的很多國家,平等狀態都在改善,包括中國,美國也是一樣。

                第三,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定性。2008年,金融體系遭受了一次危機,但是我們的金融體系并沒有獲得足夠的進步,現在不能說以后不會有金融危機出現,現在還是需要擔心在未來再次出現金融體系失靈的情況。這些問題都跟發展息息相關,我個人認為,至少問題的一部分是,基于制造業和出口的經濟過去在亞洲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是在未來不能夠再制定僅依賴于這類出口和制造業的政策。這不是因為它不再重要,而是因為它跟就業之間的關系沒有那么穩定了。如果我們進一步依賴制造業和進出口,隨著中國和美國人工智能的不斷發展,可能就不會有很多就業進一步蓬勃發展。這一點是接下來十年當中必須要解決的問題。

                再簡單講一講談到信息經濟學、行為經濟學有哪些新的想法,以及這些想法可以怎么樣來幫助解決以上的問題。中國沒有面臨這樣的問題,但是多數西方國家都面臨這樣一個問題,就是提高儲蓄率。例如,美國在金融危機之前,社會當中有80%的人的儲蓄率是負的。中國的問題可能是儲蓄率太高,但是在美國,儲蓄率極低,人們也很想知道怎么樣提高儲蓄率。用傳統的標準經濟模型,如果想要刺激儲蓄,就只能在稅收上給予優惠,促使整個稅收體系去儲蓄。但是問題在于,這個政策不管用,國家提供了很多的稅收補貼,但是并沒有帶來任何的儲蓄率的提高,卻只是提高了政府的負債率,所以平均下來全國的儲蓄率還降低了。此外,新的經濟學展示了另外一種方式——雇主為雇員自動扣5%到15%的工資放到其儲蓄賬戶,雇員自己可以選擇去兌現。如果公司跟雇員講的是15%,他們就會認同15%;如果公司給了10%的選項,大家就會認同10%的選項。所以,其實人們對于應該存多少錢并沒有概念,但是我們可以鼓勵他們做正確的選擇,讓他們儲蓄足夠的錢來應付退休的生活。這也是發展經濟學帶來的一個新視角,而且可以影響到人們在很多其他領域的行為。

                最后我想說,對中國來說,現在是一個非常激動人心的時代,中國經歷了非常快速的發展,并且持續了將近40年。現在中國面臨的是一套全新的經濟上的挑戰,可能跟前面四十年面臨的經濟背景完全不一樣。現在要涉及到的問題有環境的質量、經濟增長的質量,以及怎么樣去刺激自主創新,怎樣確保過去的老工業不再落后,并且也不要像美國一樣去制造一個類似底特律這樣的曾經輝煌但是現在成為負擔的城市。還有很多其他的問題在中國亟待解決,這些問題都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同時也都會非常難以解決。比方說涉及到法律框架、公司治理、知識產權、銀行體系創新等等,這些體系現在都存在,但是都需要逐漸改進以適應新的社會。中國曾經的法律可能在接下來的發展階段當中不太適用,所以這些變革都需要發生。當然還會不斷出現新的問題,比方說AI、大數據、能源定價等等這些問題,都可能會成為新的發展和挑戰。但是我們也有新的工具,我們也已經了解到了曾經舊模型有其局限性。現在的挑戰就在于我們要去利用這些新的工具建造新的模型,應用這些模型,并且讓我們的經濟理論能夠適用于新的社會以及社會當中關鍵的問題。

                謝謝!

                責任編輯:劉萬里 SF014


                即時新聞

                歡迎關注浙江股票網

                全城最新資訊,盡在掌握

                棒球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