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47f5j'><strong id='47f5j'></strong><small id='47f5j'></small><button id='47f5j'></button><li id='47f5j'><noscript id='47f5j'><big id='47f5j'></big><dt id='47f5j'></dt></noscript></li></tr><ol id='47f5j'><option id='47f5j'><table id='47f5j'><blockquote id='47f5j'><tbody id='47f5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47f5j'></u><kbd id='47f5j'><kbd id='47f5j'></kbd></kbd>

    <code id='47f5j'><strong id='47f5j'></strong></code>

    <fieldset id='47f5j'></fieldset>
          <span id='47f5j'></span>

              <ins id='47f5j'></ins>
              <acronym id='47f5j'><em id='47f5j'></em><td id='47f5j'><div id='47f5j'></div></td></acronym><address id='47f5j'><big id='47f5j'><big id='47f5j'></big><legend id='47f5j'></legend></big></address>

              <i id='47f5j'><div id='47f5j'><ins id='47f5j'></ins></div></i>
              <i id='47f5j'></i>
            1. <dl id='47f5j'></dl>
              1. <blockquote id='47f5j'><q id='47f5j'><noscript id='47f5j'></noscript><dt id='47f5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47f5j'><i id='47f5j'></i>
                首頁 股票 財經 基金 市場 新股 理財 個股 商業 理財導讀 理財規劃 理財案例 房產置業 家居裝修 銀行理財 保險理財
                打車第一股Lyft今晚上市,Uber將走向何方?
                1970-01-01  欄目:理財案例  
                1
                聽新聞

                2019年大型IPO打響第一炮,Lyft今晚登陸納斯達克。

                作者 | 第歐根尼

                來源 | IPO那點事

                根據Lyft于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的表格,此次股份發售的IPO價格定為72美元,為定價區間70至72美元的頂格定價。按此次發售股份35385500股A類股計算,募資約21億美元,而Lyft的估值約為243億美元。公司擬將發行中獲得的凈收益用于一般企業用途,包括流動資金,運營支出和資本支出。

                比Uber晚三年的Lyft起始于2012年,由John Zimmer和Logan Green成立,他們也將在IPO后擁有B類股,相當于公司49%的投票權。從2012年成立至今,Lyft一共融資約51億美元。2017年4月,Lyft的估值為75億美元;到2018年初,Lyft再融資15億美元,估值也升至115億美元;去年6月,在上市前最后一輪融資中,Lyft完成6億美元新融資,估值達到151億美元。

                Lyft相信,世界正處于從私人擁有汽車轉向運輸即服務(TaaS)的變革初期。Lyft正處于此次大規模社會變革的最前沿。Lyft引述美國勞工局數據表示,擁有汽車已經成為美國經濟嚴重的負擔。僅在美國,消費者每年在個人交通上花費超過1.2萬億美元。在每個家庭的基礎上,年均費用超過9,500美元,其中大部分用于汽車購買和運營。但是,汽車卻有95%的時間是白白停在原地的,這是嚴重的資源浪費。

                1

                噓!別出聲 你看錢燒起來多美

                在2018年,Lyft的活躍乘客人數為3070萬人,司機人數為190萬人,美國打車市場份額為39%,高于2016 年 12月的22%,2018年第四季度的活躍乘客人數與2017年同期增長了47%。

                該公司目前的盈利模式和國內打車公司基本類似。通過提供打車平臺從司機處收取服務費和傭金。出租車司機拉的活越多,公司的收入也越多。和國內市場略有不同的是,Lyft還通過出租自行車和踏板車產生收入,并提供車隊服務。Lyft率先推出了Express Pay,允許司機隨時兌現,但也要收取0.5美元的固定轉賬費。

                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Lyft的收入分別為3.433億美元,11億美元及22億美元,收入增長迅猛;同期的訂單金額達19億美元,46億美元及81億美元。盡管凈虧損比例同比有明顯收窄,公司燒起錢來也毫不客氣,同期的凈虧損分別為6.828億美元,6.883億美元及9.113億美元。

                從表中我們可以看出,在2016年Lyft正處于最激烈的爭奪市場的燒錢戰中,期內“銷售和營銷成本”占很大比例。但到了2018年的營運數據中,公司最燒錢的成了“收入成本”。

                (圖片來源:Lyft招股文件)

                公司并未單獨呈報“收入成本”項下細分項目明細,不過萬萬沒想到,保險費居然是其中的大頭。具體而言,Lyft表示2016年到2017年保險費用增加2.011億美元;2017年到2018年保險費用增加3.185億美元。招股文件中更直接無奈點出:“2018年第一季度我們的貢獻毛益(定義為收入減收入成本,類似毛利)減少主要是由于該季度索賠的頻率和嚴重程度增加,導致保險費用增加。”

                看來,安全問題并不是只有國內打車業才有,Lyft和Uber也未能完全擺脫行車安全的泥沼。對此,Lyft摸了摸錢包后只好提醒您: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范,親人兩行淚。

                不過到了上市前夕,這貢獻毛益率的數字又突然好看了起來,看來兩家巨頭在上市前都互相留了一手,以免上市數據太過難看。

                (圖片來源:Lyft招股文件)

                此外,歸類在“銷售和營銷成本”中的補貼成本,從2017年的1.556億美元增長至2018年的2.966億美元,增加了1.41億美元。這點和國內打車應用的巨額補貼邏輯基本是一樣的:鼓勵司機師傅跑更多的單,達成目標后給獎勵。

                投資者將需要為Lyft可能出現的長期的相當難看的數據做好心理準備。Lyft去年燒掉了近3.5億美元的現金,目前該公司手頭的現金足夠再燒五年。再加上該公司預計通過IPO籌集的約21億美元資金,意味著以目前的速度,Lyft未來十多年都可以不停地燒錢。這也意味著,Lyft和Uber的上市還遠不是打車行業燒錢戰的終點。

                2

                自動駕駛能讓打車平臺賺錢?

                隨著競爭越來越把更多的投資人拖下這攤渾水,自動駕駛越來越像打車平臺的一根救命稻草:沒有了司機成本,不再需要補貼了,不再需要擔心乘客司機互相騷擾了,甚至隨著事故率降低,保險費也會降低。

                聽上去就像這項技術能解決一切問題,難怪Lyft在招股書中不厭其煩地提了“自動駕駛”這個詞109次。Lyft表示,雖然我們自己買了一些公司在研究自動駕駛技術,但是我們還開放了我們的技術接口,就等你們研究出來自動駕駛技術我就照搬了!當然,Lyft也提及了“價格合理”和“技術可靠”這兩點前提條件。

                Lyft目前的合作伙伴包括Alphabet旗下的Waymo和其他一些汽車制造商。自動駕駛汽車的門檻非常高,首先是依賴高精度衛星定位和云圖,云圖則需要實際駕駛掃描車在每條路上反復跑來獲取數據;其次又依賴成熟的汽車工業,才能在滿足自動駕駛需求的情況下不影響車輛安全性能。

                Lyft 戰略領導人 Raj Kapoor 對此也認識的很明白:“世界變化太快,有太多的阻礙立于眼前,這樣的現狀不允許 Lyft 從頭開發屬于自己的自動駕駛技術。”

                3

                Uber和Lyft:就像相愛相殺的宋江和盧俊義

                Uber是白手起家,從“黑車”的身份憑借十八般武藝硬闖出了一條大路,最后把自己給洗白,頗有投了朝廷的及時雨宋江的感覺。而Lyft的前身Zimirude則是一款注重用戶體驗的拼車應用,一向都是靠長袖善舞在江湖里闖蕩,要再從《水滸傳》中尋一個人物相配,便像最后被逼上梁山的河北玉麒麟盧俊義。

                Uber(優步)預計將在4月份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S-1上市申請文件,并在同月掛牌上市,此次IPO對該公司的估值可能高達1200億美元。也就意味著對比Uber,Lyft高達243億美元的估值雖然確實是個后起之秀,但是在Uber眼里還只是個注定座次不靠前的“弟弟”。

                有意思的是,過去Uber曾經有幾次打算把Lyft“賺上梁山”。最后收購事項都因錢沒談攏和擔心政府反壟斷監管而無果而終。

                早在2014年Uber就考慮收購Lyft,這兩家同位于舊金山的公司非正式地討論過此事。而后Lyft突然爆起了Uber的黑料,稱自從去年10月份以來,Uber員工冒充其客戶預定和取消了5000多次Lyft打車服務。Uber發言人則向《紐約時報》表示,Lyft之所以控訴Uber,只是因為我們拒絕收購它。

                而后在2016年,雖然其他高管提出了20億美元的價格,但Uber首席執行官特拉維斯卡蘭尼克表示因為擔心反壟斷不考慮這回事,而當時媒體透露Lyft要求的是驚人的90億美元。據悉,當初這筆交易告吹后,Lyft內部的士氣一度很低迷。Lyft的處境凸顯了公司目前的尷尬處境——市場競爭激烈,但自身卻有價無市。

                4

                結 語

                此前市場普遍認為,Uber的上市規模和融資能力都會更勝一籌。因此,市場上的投資者也有可能選擇把資金留待Uber上市。不過,在頂格定價在72美元后,預計Lyft這次上市,某種程度上是可以忽視該公司基本面的,認購也會比較踴躍。

                “蘆花叢里一扁舟,俊杰俄從此地游。義士手提三尺劍,反時須斬逆臣頭。”大家看到這首反詩的時候,心里已經認定盧俊義要上梁山了,至于盧俊義自己想不想上梁山,大家并不在乎。所以這個IPO價格基本上是參考Uber會收購Lyft的情況。認購方面,由于規模較大,所以來承接的一定是美國市場上比較大的專門投資科技股和IPO公司的基金,比如Renaissance IPO ETF之類的,就等于是納入指數的效果。

                未來這個市場可能并不是“贏家通吃”的,更有可能的是,拼車市場會轉變成分散程度很高的市場:競爭激烈、地區分割嚴重,還有最致命的一點:利潤低廉。也許等到殺得一個天昏地暗之后,兩家公司的其中一家就能夠賺更多的錢。又或許如書中所寫,玉麒麟盧俊義最后還是上了梁山。

                免責聲明:內容僅供參考,請讀者謹慎依此進行投資決策。

                責任編輯:張玉潔 SF107


                即時新聞

                責編:新浪財經
                版權聲明
                      本文章來源于網絡采集,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刪除,24小時內刪除文章,本站不負責法律問題,謝謝!!
                版權所有(C) 1999-2018 浙江股票網 刪文章聯系:banquan88#qq.com
                棒球帽子